蜂鸟网首页 > 行摄频道 >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三)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三)

0 2016-10-27 06:54:19 蜂鸟网 作者:史飞 责编:苏秦 [读者稿]

  疯子和183身体状况继续下降,俩人准备雇一个私人背夫,以通过减少负重来慢慢找回状态现实往往是残酷的...但是海拔的急剧上升让徒步大本营的成员们体力不支,第一次休息就把留了两天没舍得喝的一瓶果汁一口干掉了。上了冰川后路面开始越来越险,好几处都是抛开登山杖拉着向导的手,只能屁股蹭着石头爬上去。

  我们徒步大本营的成员们究竟有着怎样的惊险经历,请点击: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Day 4: Khoburtse-Goroll I (4380m) 6h52’ 15.3km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三)

  Askole出发徒步进入第四天,前一晚大帐用过膳后向导叼着烟,一脸疲惫进来告诉我们明天有两个选择:一是徒步三个小时到达中间的乌度卡斯营地修整半天,则后天就要多走十公里。或者徒步10小时直接到Goroll1扎营,向导倾向后者,同时也告诉我们会相对更辛苦。因为在斯卡度的滞留,我们必须选择其一才能完成整个计划所有线路。本想来根烟消化一下当天刚宰的羊和羊汤,却下意识的揭开锅盖又盛了一碗。七个小时后,第四天就跟着尚在消化的羊宴启程了。谁曾想却成了我们整个K2徒步走最轻松一天,6小时52分钟完成到达Goroll I,当晚,第一次拍下了喀喇昆仑的夜。

  第四天,还有一件大事不得不提。我请私人背夫了,一个22岁和我一样穿鸟衣,也是我们公认背夫里长相最帅,行为最酷,歌唱最好的小伙子。后来他还有了个雅名,音乐哥。请背夫的原因诸多;其主要是被前一晚向导的语重心长吓住了。不但请了背夫,这一天我还问萱草要了两颗盐丸,平常我只吃一颗。当然还有出于拍摄的便利考虑。接下来行程会比以往风景更好看,真的不愿再重复之前的繁琐动作而导致错过每一次按快门的机会。而且这个小伙子从第一天开始就负责背我的器材装备,因为之前特意交代也给了小费对这些行囊温柔点,一路下来确实也照料有佳。

  前面提到今天也是整个徒步最轻松的一天,向导嘴里的十个小时让我们只用了不到七个小时完成。因为,终于不晒了,终于看不到明晃晃的太阳了。别人不清楚,自己也可能是那两颗盐丸来劲了,水相对喝的也比前几天少很多。途中我们路过了慕士塔格步道,曾经有人从这里走到了我国的新疆。冰川开始渐进大片的出现在我们眼前,手中的相机一直没放下过。就这么边走边拍,最后一次休息时,我坐在大石头上,一口气喝光了壶里所有的水,眼前壮观瑰丽的景色让我目眩神迷。著名户外摄影师盖伦.罗威尔在2002年因飞机坠毁丧生前,曾花了多年时间,捕捉巴托罗冰川周围群山的卓绝之美。虽然照片已美得惊人,罗威尔却总觉得跟亲眼所见相比,他的照片一无是处。他说这里是地球上最美的地方,堪称“山神的圣殿”。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三)
 巴托洛冰川群

  进入喀喇昆仑四天还没有拍一张银河的照片,早就蠢蠢欲动。今天又这么轻松,路上就在祈祷望老天放会脸吧。到达营地又看到这么好的冰川作为前景,帐篷搭的位置也十分配合。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三)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三)
生日宴

  万事俱备,只欠好运了。同行队友小喻24岁生日也在今天。这么一位小伙子,少言寡语,却语出惊人。从第一天穿牛仔裤徒步到背负最重走进了他24岁生日。下午四处溜达时遇上大厨,告知情况后大厨很愉快的答应了晚餐后制作一个简单生日蛋糕要求。当蛋糕端上来时,竟然还插了一根不知道是否是蜡烛的火光。一首中英版的生日歌,七张黑黝黝的脏脸,欢颜笑语仿佛在整个山谷里回响,喀喇昆仑,夜照亮了夜。兴致爆棚时我借着察看天色的由头走出帐外,走到三脚架相机前。望着远方,不再说话。夕阳西下,远山近水。多年以后,我还会想起,这苍茫的喀喇昆仑山里,有一个叫做Goroll I的营地,一座叫K1却藏在云里的山峰,和一个叫小喻的大男孩。

[#page_第五天GorollI -Concordia (4650m)#0#0#0#0#]

Day 5: GorollI -Concordia (4650m) 6h7’ 16.5km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三)

  暂且不论风景好坏,本人目前去过最具挑战,危险,且高逼格的一个机位。为了守候一张同时具有星空和中景世界第十二,十七高峰,以及前景的喀喇昆仑山冰河,我和队友Thomas最终在裂缝密布的巴托罗冰川腹地乱石堆里的一个峡谷转弯处找到了这里。下面则是汹涌湍急的冰川河水,两边是陡峭的冰壁。我们在一块巨石上建立了保护点,用一根40米长的绳索和冰爪下降到河滩。于是,先有了游记开端那张装逼照,再守得云开终见证了“冰河世纪”。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三)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三)
冰河世纪拍摄过程

  不要脸的说,我们睡了Concordia营地三次。从第一天到达,第二天休整,到最后G1大本营下撤的第一天。这应该是我整个徒步过程中感到拍照最爽的一个营地,也是第一次有意识,我是来拍照的一个营地。这里曾是观看乔戈里峰的最佳位置,然而冰川仅以每天十厘米的速度移动,让人难以察觉它在前进。曾经的最佳观景台如今也只剩下尤抱琵琶半遮面了。我想当初设立这个营地的初衷也是因为这里可以完美的看到K2,听向导说,随着冰川继续变化,也许再过几年这里会被撤掉,永远被遗忘在喀喇昆仑山里。

  我们在Concordia的计划是明天可选择前往K2大本营,但必须当日往返,高强度,大消耗。不想去的人则可以在此修整一天。之前做过关于这一天的选择攻略,按理我们这次是打着K2 BASE CAMP TREEK旗号来的,在无限接近时,怎能不去大本营。但攻略也说K2大本营根本看不到乔戈里峰,只是为了方便攀登而设的大本营。这个并不难理解,都是老司机了,往往大本营都看不到“本尊”。这点还是明白的。同时,Concordia营地也是冰川最集中,地貌最特别之一。来之前GOOGLE过这里的图片,有一张冰川河谷大拐弯曾令我神往,甚至就是因为是这张照片把我来这里的决心推上了风口浪尖,从而弃冰岛而抉择了k2。这里也理所当然列为我此行重点拍摄对象。风光摄影师往往会为了一张照片,一个心中的画面,而选择一个目的地,哪怕再难,再苦。那么问题来了,去则不留遗憾,不虚此行。不去,将失之交臂,或许满载而归。我和Thomas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留守,我确信选择的构成也一定有我偷懒的成分。萱草,小喻,蜕皮决定“不到K2非好汉”。其余二人,这其余二人已经病到快要呼叫直升机救援了。自从“不归路”下来后,愈加愈重,也许一天的修整能满血复活呢,虽然去程几乎结束。

超多摄影技巧、实用器材推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蜂鸟网(fengniaoweixin)

焦圈

焦圈,为摄影而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