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行摄频道 > 境外目的地 >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0 2016-10-26 06:50:52 蜂鸟网   作者:史飞   责编: [读者稿]
本页查看全文

  徒步大本营的成员们第一天徒步就深深感到被各种坑,眼看着营地就在河对岸胜利在望,却又深深的走了快两个小时才绕过去。他们还经历了暴晒,严重缺水,还有中午小树林里某位少年的tuna鱼凉拌水果罐头...他们第一天成绩不算太差,22公里在既定的7小时内走完,虽然经历了暴晒和严重缺水。同时,也重新认识了这条路以及接下来的行程有多么虐。

  如果想知道徒步大本营的成员们在第一天都经历了什么,请点击: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

Day 2: Jula-Paiju (3450m) 8h2’ 25.6km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巴基斯坦的喀喇昆仑山脉,绵延一百多公里的区间,耸立着六十多座世界上最高,最苍凉巍峨的山峰。它们仗恃无可企及的高度,肆意绽放着荒野的美丽。而此时我已无心留意视野范围内的震撼了,汗水已经流进眼睛里无数次。正午的太阳,像个巨大的白织灯悬在头顶,炙烤大地。还有高原刺眼的阳光透过我的太阳镜片,让这所有颜色都失真了。四周沙地与乱石的枯黄延伸与云层相接,宇宙洪荒,时间无涯的荒寂让我总有一种错觉,觉得走在路上,人会越来越小,然后就慢慢消失了。脑子开始漫漫放空,却隐约记得那天又想起一个人。自上海一别三年了,过去和现在只有短短一瞬,而我们已在人世失散。这之前很久没在提起过了,也许只有行走在世界的尽头才会如此吧。把我潜意识拽回来的还是流进眼睛里的汗水。有了第一天的经验,今天大家都装满了2升以上的水,可还是要省着喝。疯子和183的状态越来越差,一直在后面紧追,却一直回头看不到他们。Thomas依旧像昨天一样孜孜不倦的频繁停下用相机记录着周遭。这个少年真的很勤奋,比我勤奋。因为他带了腰包,而我没带。萱草的de小马达动力还是开的那么足。我们其余三人紧跟着向导的步伐凝视路面向前推进。由于第一天路上拍摄窘境促使我今天没有动相机的欲望,只是在休息时才拿出来拍几张,后来回家查看照片,发现这是正确的决定,光比过大,拍出来的也都是废片。但对比thomas,还是错过一些精彩的行走画面。

  下午到达营地查看手表数据;距离,时间,海拔,都比第一天多,状态却比第一天轻松许多。这是好事,证明越来越适应了。第二天的路程一直看着著名的川口塔峰群走,难得这么辛苦的一天行程不感到累,到达营地后雅兴很高,又看到了心心念想的川口塔峰,决定去守候一个日照金山。四周踩点完毕支好架子,又回营地拿上高价可乐和一把椅子开始“意淫”我心中的日照金山。

  川口塔峰群(Trango Towers)位于喀拉昆仑山脉北部的巴托洛冰川上跌宕起伏,它们沿着川口冰川分布,在冰雪覆盖中突出犹如鲨鱼的牙齿一般。主峰“大川口塔峰”,海拔6286米,这里也是攀岩者技术与难度梦想的香格里拉。这几张川口塔峰都是用长焦200段拍摄,户外风光摄影,尤其是拍雪山,大部分情况下会舍弃广角而改用中长焦来表现山峰的凝聚力与细节。在创作这两张照片时还有一段趣事;因为我跟Thomas选择的机位在一个突出的制高点,一目了然。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川口拍摄趣事

而我们对面隔着冰川河的地方有一所军营,我们两人的长焦大炮从他们那边看似乎真的是不怀好意。我一直试图把脸藏在相机后,并问Thomas,”你说这样他们的狙击枪就看不到我了吧。“ 后期为了彰显光影的明暗关系,特转了一张黑白(page 9)。相对彩色冷暖色调对比,我更喜欢这种黑白的张力。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24小时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