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行摄频道 > 行摄攻略 > 北极日记——世界尽头的盛景

北极日记——世界尽头的盛景

0 2016-09-30 16:29:35 蜂鸟网 作者:谭欣 [转载]

  如果现在有人问我,如果只选一个地方去旅行的话,我会告诉他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选择北极吧。这里的景物都可以用极致来形容。

  前往北极之前,恶补了一下bbc的著名纪录片《冰冻星球》。北极那极致的景物和多样的物种,都让我对此次旅行有了足够的期待。

  这次参加的众信旗下,奇迹旅行的北极三岛一共18天的行程,从行程来看,亮点很多,应该是非常出片子的一趟行程。临行前,考虑得最多的就是如何搭配摄影器材,其实也没啥好搭配的,能拿出去拍照的,也就只有一台索尼A7R2微单,加上三只镜头而已。考虑的主要是如何少带点。懒癌晚期一般都是这样。

极北之城——朗伊尔

  这里是斯瓦尔巴群岛的首府,很早就听说中这里是有人类居住最北的城市,也是观看极光的好地方,没想到我大夏天的来到这里。飞机降落在一条简易跑道上,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都是一身旅游的装束。大厅外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行李箱。在7月这样的旅游季,朗伊尔城显得格外热闹。这里最早是由于采煤业的发展,才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小城镇。

北极日记——世界尽头的盛景

  这个城镇只有一条主要的街道。比较出名的是设在半山腰的全球种子库,目前储存着来自全球各种规模基因银行超过4000个植物物种的86万份种子备份,包括豆类、小麦、稻米等人类赖以生存的农作物种子。为的就是防备哪天地球物种大灭绝后,还有机会重新来过。在这里逗留了大概3个小时后,我们登上了前往北极的船。

  离开朗伊尔没多久,手机就失去了信号,接下来就是连续12天的与世隔绝的状态。

  船舷,望着不远处的雪山,并没有感觉目前我以身处北极圈以内,大概是今年北极温度较高,山上积雪不多的原因吧。

惊奇之初——摩纳哥冰川

  正在船上被时差折磨得昏睡,而此时北极的天空也无黑夜,迷糊中听到广播里说船头不远处发现蓝鲸,下意识的跳起来抓了一下相机,转头一想,鲸鱼我之前在冰岛出海看过,不就是黑乎乎一大坨嘛?恐怕此时也看不到个啥,就倒头又睡去了。第二天在船上听简报的时候,探险队员说人一辈子可能也很难见到一次蓝鲸,我有点后悔了,觉随时可以睡,这次蓝鲸错过了,就不知道何时能再看到了。

  我们在7月18日来到了斯瓦尔巴群岛北端的摩纳哥冰川。此时船已下锚,准备利用冲锋艇带我们出海。我们出海的地点是列夫德湾的摩纳哥布里恩。

  虽然此时是7月,但是在冲锋艇上迎着吹来的海风,还是感觉非常冷的。摩纳哥冰川之所以著名,是因为整个冰川气势庞大,光延伸到海峡的冰川前端就有5公里宽。海面上密布着浮冰,海豹和水鸟在这里栖息。冲锋艇渐渐的贴近犹如巨墙一样的冰墙,不断的能听到冰川发出轰隆声,这是冰川不断的有冰裂产生。

北极日记——世界尽头的盛景

  突然犹如打雷一般的声音传来,顺着声音望去,海面激起水浪,一大块冰已经崩塌在海中。奇特的是,露出了的新鲜冰面,确是更加湛蓝的颜色。冲锋艇行驶到距离冰川不远的地方,我利用长焦镜头发现冰川底部靠近海面的地方有无数的海鸟在聚集翻飞。探险队员说冰川崩塌后,之前栖息其中的海鸟就会飞出,很是壮观。

  随着探险队员不断的提醒,海面的浮冰上不但有水鸟,还有海豹在浮冰上懒洋洋的趴着。北方水域的海豹明显体积更大,脂肪更厚,这样它们才有资本对抗冰冷的海水和气候。

  这里的冰透着清澈的蓝色,比我在冰岛和挪威看到的冰川颜色更佳纯净。冰岛的冰覆盖着一层黑色的火山灰,而挪威的冰川表面也混杂着不少泥土,只有这里的冰,毫无杂质,海水也清澈到能够看见浮冰在水下巨大的冰体。为什么这里的冰是蓝色的呢?由于形成时间久远,有不少浮冰都是上百年,上千年的冰川上崩塌下来的。长时间的冰体挤压,把空气都挤压了出去。所以缺乏空气的冰体在折射光线的时候,波长更短的蓝色光波更容易穿透冰体折射出来,所以我们看到的冰川和浮冰都是蓝色。

  如果你在海里捞起一块浮冰,却发现它是完全透明,犹如玻璃一般。

  船上每天都供应北极冰镇威士忌,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利用每天出海自己捞上几块来搭配威士忌。

神鬼奇航——alkefjellet奇迹

  船上虽然活动空间不大,而且也没有太多娱乐,但是并不枯燥,反而有时候还有些繁忙,每天都忙于穿戴整齐等待出海,以及出海归来赶去餐厅吃饭,整理照片,给拍照设备充电,以及等待下午的出海。

  船上温度恒定在25度,基本上一件短袖和薄外套就行,但是经历了几次突然发现各种海洋动物的广播后,养成了,随手拿着相机以及一件羽绒服的习惯,听到船桥发来的广播就立刻上船头,寻找那些珍奇的动物们。

  要出海的话,得着实的折腾一番,从里到外的保暖衣物得穿三到四层。还需要兼顾防风以及防水。然后再在外面穿上救生衣以及自己的背包。一般还需要带上自己的相机。不然基本是就只能出海去看了。

北极日记——世界尽头的盛景

  Alkefjellet,有着著名的鸟崖,数十万只三趾鸥生活于此,北极的夏天正是繁衍后代的季节,这里的鸟崖显得更加的热闹。上了冲锋艇,探险队员做着简报,介绍说,此处也有很大可能性看到北极狐,因为夏季北极狐习惯在此偷取鸟蛋以及扑食小鸟。

  当天的天气并不晴朗,我觉得这样的天气其实更加适合表现alkefjellet鸟崖的气氛。压得很低的云层罩在鸟崖上空,远远的就能听见“嘎嘎”的鸟叫声。船行近处,才发现几乎每一个悬崖裂缝上都站满了黑背白腹的海鸟。天空中则密布着极速飞过的三趾鸥,它们会从悬崖上极速飞下,落入海中,刚才还三三两两的漂浮在海面上,突然“刷”的一下,纷纷潜入海中。它们来来回回如此往复,身影遮蔽了天空,不时抛下的“炸弹”也击中了我们。探险队员哈哈笑着说,如果你张着嘴仰望天空,没准就能尝一尝海的味道了。我们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此时,近处正有一条复古的木帆船行驶到此,犹如回到了大航海时代。

  我们乘坐冲锋舟在瓦尔贝格岛Wahlbergøya登陆,因为这里聚集着数十头的海象,这里的地貌都是黑色的砂石,这一片土地寸草不生,海滩上横七竖八的摆着一根根的原木,我问探险队员,这里没有任何的植物,这些原木是从何而来?“它们是从西伯利亚漂流而来。西伯利亚生长着茂密的树木,这些原木就是从那里入海后漂流过来的。”探险队员告诉我。

  在沙滩上走了没多远,就看到数十头海象挤在沙滩上,偶尔抬起头来,露着长长的象牙,身体散发的热气在寒冷的北极空气中蒸发成雾气,这些海象并不惧怕人类,它们自顾自的享受着短暂的北极夏日的温暖。

熊出没——幸运的一天

  这一天刚吃完早饭,就听见广播里传出发现北极熊的消息。来到斯瓦尔巴群岛已经三天,还没有能一睹北极熊的身影。“熊出没请注意”这个著名的口号就来自斯瓦尔巴群岛,这个群岛生活着大约5000只北极熊,是真正熊比人多的地方。

  我赶紧回到舱房,拿起相机跑到船头,四处寻找着北极熊的身影。海面上漂浮着荷叶状的海冰,“北极熊在船头11点方向。”船桥传来广播声,告诉我们北极熊出现的方位。顺着方向望去,在雾气中,一个熊的身影在慢慢的移动。由于距离太远,雾气太重,拍出来的效果并不很好。整个船头都涌着拿着长枪短炮的游客,每一个人都希望在这一刻留下一张属于自己的北极熊照片。

北极日记——世界尽头的盛景

  不一会,北极熊就转身走入远处的雾气中。我们的船也沿着海冰边缘航行,以图绕过这一片海冰,从前方接近北极熊。

  谁都没有想到幸运来的如此突然,一头北极熊,突然出现在船头,这次非常的近,有长焦镜头的话,可以拍到非常清晰的北极熊身影。这头熊并没有对我们的船表现出惧怕,而是自顾自的在浮冰上行走,偶尔跳过相邻比较远的浮冰。

  随着熊的离去,上午的高潮渐渐落下。下午我们坐着冲锋舟出海沿着海冰边缘航行,“这里会遇到北极熊吗?”有游客问到,“这里应该不会遇到北极熊,但是会看到很多斑海豹。”话音未落,就听见远处有水声掠过。转头望去,发现远处海面上有一些小黑点,一会露出一会消失,船驶进一看,突然有海豹探出上半身,好奇的看着我们,远远的也有一群海豹结伴在海面巡游。北极圈的动物们都在短暂而珍贵的夏季充满了活力。

驶向格陵兰——穿越丹麦海峡

  我们最终来到了斯瓦尔巴群岛的北部,此处是北纬82度。已经十分的接近北极点。我们从这里掉转船头,向西南航行,目的地是格陵兰的东北部。这里属于格陵兰的无人区。格陵兰岛面积很大,是世界第一大岛屿。但是90%以上都没有人居住,这里环境恶劣,人们只能聚集在格陵兰西南部比较温暖的区域。而东北部也只有很少的因纽特人居住。

  我们的目标是斯克斯比松,也叫斯克斯比湾。这里拥有着十分复杂的峡湾环境,夏季,这里的海面往往漂浮着巨大的冰山,是格陵兰十分值得探索的一片海域。

  探险队介绍说,前几年船来到峡湾口,都无法进入,因为冰山和浮冰太过密集,贸然进入十分的危险。今年北极的温度较高,有很大的机会进入到峡湾。

北极日记——世界尽头的盛景

  我们的船还未驶入峡湾,就看到海面有冰山出现了。越往峡湾深处行驶,冰山就越大,越密集。船头上,摄影爱好者们,三三两两的架着相机拍的沿途而过的冰山。一直从傍晚6点拍摄到凌晨一点钟。这里的太阳是不会落下的。冰山的个头也渐渐的变大,形状也从千姿百态变成了犹如城堡一般的宏伟雄壮。

  峡湾深处的冰山,通常都是方形,顶部嶙峋突兀。犹如一座座的雪山。它们都是从峡湾深处的冰川上断裂后,顺着海流从峡湾漂出,一路上逐渐融化,直到消失。

  最终,我们来到了峡湾深处的hurryinlet,我们将安排在这里登录,踏上鲜有人类涉足的未知区域。

  我们从冲锋舟上来到陆地,这是我们一周以来第一次踏上陆地。这里长满了白色的北极棉。植被也非常丰富,黄色和紫色的小花开满了一大片岛屿。

  来到半山腰,探险队员指着对面的山坡说道“看见那两个白点了没,那就是北极兔,如果你在这里看到好像白色石头一样的东西,那一般都是北极兔。”

  北极兔体型明显比常见的家兔硕大。但是行动依然灵敏。当有人接近的时候瞬间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光怪陆离——那些出乎想象的冰山

  都说大自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家。我们在nordvest峡湾中,就目睹了最想象不到的冰山形态。这里的冰山,有的犹如一条龙,有的又像一条船。远远的望去,一座冰山中间居然开了一个洞,这是如何形成,很难有理论去推断,只能说自然的创造力太过于丰富已经超越我们的想象。

  我们的冲锋舟转过一片海域,远远望见前方有一座冰雕的拱门,这可不是谁在这里修建,而是完全自然形成。这些冰山都在快速的融化,可能在几天后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些冰山的表面都已经变得十分的光滑,在太阳下亮闪闪的泛着光,犹如瓷雕一般。一些水流犹如瀑布一般从冰山上流下,把冰山切割出一个个的孔洞。

北极日记——世界尽头的盛景

  目前这一切胜景让我们兴奋,但是会不会随着北极温度的逐渐升高,格陵兰冰川正在迅速的瓦解退去。将来将再也不会看到冰山?

  离开斯克斯比松那一夜是令人难忘的。随着船驶出峡湾,太阳也渐渐的落下。巨大如城堡般的冰山,在夕阳中渐渐向后退去,浑身被染上金黄,融化的冰面闪耀着金光,逐渐的,金光不再,整座冰山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巨大剪影,由于白天吸收的热量逐渐释放,冰山上蒸腾的雾气在冰山顶部凝结成一片云,远远望去,正如仙山幻境。

世界尽头的村庄——Ittoqqortoormiit

  在一个清晨,我们的船来到了世界的尽头——Ittoqqortoormiit小镇,这里位于北纬72度,这个有着16个字母的名称,很少有人能够把它准确的读音读出来——依托克拖米特;这里是最北的因纽特人聚集的小镇,居住着大约400原住民,也就是世代居住北极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爱斯基摩人常年居住在寒冷的极北地区,依靠狩猎为生,可以说是北极圈里的游牧民族。爱斯基摩(Eskimo)这个单词很形象地说明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吃生肉的人”,虽然爱斯基摩人本身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我们的橡皮艇停靠在码头旁边的沙滩上。不知道为啥码头不能停泊。这个小镇的彩色小房子沿山而建,远远望去错落有致。这里的居民并不抵触外来的客人,孩子们看到你则会用生疏的英文问道“candy?”对于镜头他们也不排斥,相反他们很喜欢拍照,即便是没有得到糖果,他们也在我的镜头前表演了一番。

北极日记——世界尽头的盛景

  小镇山顶又一个气象站,只要天气允许,每天都会释放热气球。释放热气球的小屋墙上印满了黑白照片。每一张照片则是一幅人像。我们问工作人员,这些照片是谁拍的?“这是一个摄影师的作品,他来到这里,给村子里每一个人拍摄了一张照片,他走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爱斯基摩人的重要伙伴——北极犬在这里有随处可见。随处逛着,发现这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孩子们把他们的玩具随意的扔在屋子外面。不知道是这里的风俗还是屋里摆放不下。

  即将离开小镇时,海面涌起了一片雾气,瞬间整个小镇犹如处于仙境。

送行——舞动的尾

  离开斯克斯比松,我们即将前往冰岛。随着船行,海面越来越宽阔。船桥传来发现鲸鱼的信息。四五头座头鲸在海面巡游,鼻孔喷出的水雾在阳光照耀下闪着光芒。而它们每一次潜入深海高高扬起的尾鳍,都会让船上的人发出一阵惊呼。接着就是三三两两的交流着有没有拍摄到刚才那美丽的鲸鱼尾。座头鲸并不吧我们的船放在眼里,我们的船也离它们越来越近,鲸鱼那硕大的身影在海面沉浮,几次沉浮后,扬起它那巨大的尾。

  相遇总是短暂,但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遇到什么样的奇景。我们在甲板感觉到温度越来越高,海面也出现了一群一群的puffin,这说明我们已经进入冰岛海域。

北极日记——世界尽头的盛景

  我们端着相机追逐着在海面飞舞的puffin,突然船桥传来发现虎鲸的信息。刚刚端着相机跑道船头,一个巨大黑色身影跃然而出,忽地撞入海中。我们顿时惊呆了,也忘记了举起手里的相机。虎鲸并没有结束它的表演,它竖起尾鳍拍打着海面,侧着身体在海面翻腾。船上的人则忙碌的寻找着虎鲸下一次露出海面的位置。

  鲸鱼们用它们那舞动的尾,向我们告别,我们告别了为期12天的北极航行。 

超多摄影技巧、实用器材推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蜂鸟网(fengniaoweixin)

焦圈

焦圈,为摄影而生

返回顶部